联系我们

河南燕山网络科技有限公司

河南省郑州市经济开发区哈航海东路1319号

张经理

15639981097

0371-12345678

0371-12345678

hnysnet@qq.com

李佳琦也慌了?这帮人不靠直播,一天带货4000多万

发布者:足球人发布时间:2021-10-16访问量:54


“OMG,买它。”

在直播卖货火爆的这两年,有人说没人能逃过李佳琦那张嘴,也有人说李佳琦“杀死”了双十一。

不管你愿不愿意承认,李佳琦、罗永浩等带货名人确实让电商行业进化了一阶。

但直播带货的热闹似乎给人了一种错觉,那就是传统电商好像落寞了。殊不知在电商进阶火爆的当下,做电商服务的那帮人也照样赚得盆满钵满。

就靠着李佳琦最擅长的美妆领域,“悠可集团”这家电商服务商低调拿下了港交所的入场券。

老虎ESOP经过数据整理发现,以电商服务为主营业务的悠可集团,2020年带货规模高达163亿元,日均带货近4500万元。

听起来拗口的“电商服务”其实并不复杂,直白来说就是网店代运营。

正例如你在商场里常见的耐克、阿迪达斯、彪马这些体育专卖店,大多都是“滔搏体育”这家你并不熟悉的经销商开设的。

这种现象在美妆电商领域更普遍,如今很多大牌的旗舰店并不是由官方直接运营。比如极受女同胞们欢迎的纪梵希、娇韵诗等高端美妆的电商旗舰店,正是出自悠可集团这家电商服务商之手。

大牌们为什么不自己开网店?

2020年悠可集团靠“帮人开网店”为主的业务组合,完成了163亿元的GMV(促成交易规模),三年复合增长率53%。年度营收达16.6亿元,这些收入的来源都是各大美妆品牌。

为何美妆品牌们要花这么一大笔钱让外人来管自家的事?

换句话说,美妆品牌们为什么不能自己开网店?

电商行业发展到今天,让大众产生了一种错觉,似乎开网店是一件人人都能做的事情。

但现实会用人民币教育你,你随便开的网店很大可能只是一家无人问津的“路边摊”,很难变成上得了台面的“咖啡厅”。

对于几十年来擅长耕耘线下营销的美妆品牌来说,线上营销的独特性很有可能会让他们水土不服。

据阿里妈妈官网展示的营销矩阵,其中包含“搜索类、展示类、信息流、互动类和淘宝联盟”,涵盖公域获客、私域留存、直播带货、站外引流等眼花缭乱的营销玩法。

对于美妆品牌们来说,如何最高效的运用上述工具,可能是一件需要长期总结才能做好的事情。

但人民币不会给美妆品牌们这个时间,每一分每一秒的流逝都是真金白银的损失。

老虎ESOP发现,悠可集团这样的代运营服务商们,依靠成熟的线上经验积累,可以使品牌方以更低的成本完成更高效的运营,高性价比使得美妆巨头们倒不如把线上卖货的事直接交给“悠可”们。

而且电商代运营给美妆品牌方带来的收益也是有目共睹的。

2020年8月,悠可集团为贝德玛品牌提供电商经销服务,在此后的4个月里,贝德玛天猫官方旗舰店销售GMV同比增长62%,其中双11销售GMV同比增长104%,位列卸妆品类第一名。

另一家国民级美妆品牌百雀羚也有过类似的经历,根据Euromonitor的数据,2012年百雀羚在中国美妆品牌市占率中未进前十,当年百雀羚开始引入线上代运营服务,2018年百雀羚以2.4%的市占率位居中国美妆个护品牌第二位,仅次于欧莱雅。

由于代运营给线上营销带来的效果立竿见影,自然会被品牌商们所看重。

2020年,中国美妆电商服务规模达人民币1230亿元,贡献了整个美妆电商行业规模的30%以上。

行业的大潮下,悠可集团也收获了娇韵诗、欧舒丹、纪梵希、希思黎、法尔曼等高端彩妆品牌的电商服务资格。

截至2020年悠可集团的合作品牌数达到44家,更是从GMV方面占据了年度市场份额的13.3%,成为了中国最大的美妆品牌服务商。

美妆电商服务的预期与挑战?

悠可集团为什么能在电商服务领域大施拳脚?其创始人在阿里巴巴的经历可能是很大的加分项。

据聆讯资料显示,在2010年之前,悠可集团创始人张子恒曾在阿里巴巴担任全球销售副总裁一职,独立非执行董事周骆美琪自2007年便开始担任阿里巴巴集团的国际高级财务董事。

据老虎ESOP整理,2020年“悠可”从天猫体系达成的交易规模为152亿元,占年度GMV的93%。

换句话说,是阿里成就了悠可集团的现在,其在阿里体系内丰富的资源也能让“悠可”近水楼台,如鱼得水。

另外美妆行业不断递增的行业规模,也给了悠可集团可观的预期。

据艾瑞咨询数据,预计2025年中国美妆电商市场零售规模将达人民币8890亿元,五年复合增长率17.8%。

在行业规模的红利之下,悠可所在的美妆电商服务市场的规模预计在2025年将达到3960亿元,五年复合增长率达26.4%。

不过红利之下也伴随着危机。

部分特大型美妆品牌在经过一定的时间积累后,内部电商团队的运营能力逐渐成熟,便不再需要第三方电商运营方。

据北京商报报道,2019-2020年,悠可集团先后丢失了雅诗兰黛、高丝、欧莱雅、LG集团等一线品牌的电商代运营权限。

2018-2020年,其新签约品牌数量分别为7、20、7,终止合作品牌数量分别为7、9、10,客户流动性并不低。

头部美妆品牌收回运营权、以及新兴品牌自主运营,正在成为悠可集团主营业务获客的潜在障碍。

面对可能存在的危机,悠可集团的两手准备也是电商服务行业的下一步转型参考。

2019年,悠可集团开启了孵化模式,近两年孵化业务合作品牌数量分别为7家与11家,2020年品牌孵化业务GMV达到了4.6亿元,年均增长近10倍。

不过孵化模式下的品牌体量较小,2020年高增长的孵化业务GMV也仅占据了总GMV的3%不到。

这既是优可集团业务多元化的机会,当然也是挑战。

股权激励总规模近1.9亿股

在不断增长的“带货”规模下,悠可集团自然也需要充足的人才来满足业务的扩张。

2018年至2020年,悠可集团的员工人数分别达到了780名、1057名、1369名,为稳定人才,悠可集团制定了近1.9亿股规模的股权激励方案。

在期权方面,2019年悠可集团正式通过了“2019年雇员购股权计划”,包括管理层股权激励计划与雇员激励计划两个部分,总激励规模达到了1.6亿股。

其中管理层激励计划的最大规模达到了8901.55万股,雇员激励计划的最大规模达到了7121.24万股

在锁定期方面,50%的期权将在授出后的2周年成熟,剩余50%均分为2份在第3、4周年成熟。

截至2021年6月,悠可集团已经向516名参与者授出1.45亿股期权。

在限制性股票方面,总规模达到了1141.47万股,已售出股份将均分为4份,分别在2021年12月31日、2023年2月28日、2024年2月28日及2025年2 月28日分批归属。

另外悠可集团还存在股份奖励计划。

该计划的上限规模为1625万股,截至2021年6月该计划并未开始授予。

总结

在直播带货等新电商方式层出不穷的当下,传统的电商服务仍在散发着自己的魅力,在时代的大潮下,属于电商服务的资本故事可能才刚刚开始。

本文数据来源于悠可集团公告、山西证券、开源证券、北京商报等。